推广 热搜:

方英雄联盟9 20活动志四川•“忆沧桑·记奋斗·颂辉煌”征文

   日期:2019-09-11 16:08:02     浏览:1    评论:0    

犀实记忆

——我与犀实不解的情缘

李长容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至此,竟有70年了,今年将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却亲身感受了改革开放、走进新时代的巨大浪潮。在此,仅以对犀实的片断记忆,献给祖国母亲。

1

犀浦小学的前世

犀浦的老人,比如我的外婆,不说我们读书的地方是犀浦小学,而说是关帝庙学校;与当时犀浦的另一所学校——高完中的四中相区别,她们也不说四中,而说南化宫学校。建国前,只有有钱人家的孩子才有条件读书。新中国成立后,普通老百姓的孩子也要上学了。没有那么多的学校,政府便把庙宇改建成学校,于是就有了外婆她们对学校的那种称呼。

2

我在犀浦读小学

当时犀浦仅有4条街,我们叫上场、下场、北巷子、南巷子,犀浦小学坐落在下场。记得第一天走进犀浦小学,大门两旁的高墙上,盛开着太阳花(我们当时叫这种花为“天天开”)。进门后,两列教室展现在眼前,右边则有一个巨大的礼堂。当年毛主席逝世,全校师生就在这个礼堂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主席像、白花、松柏、哭声还历历在目。

也是开学初,进门两列教室门前的槐花开了,落了一地,好美的画面。这时,老师让孩子们来打扫,把这些落花像垃圾一样扫掉,以保持地面干净。记得当时的我头脑里闪出一个念头:如果我当了老师,一定不让孩子们把这些花扫掉,一定要保持这种绝美的画面。没想到我真的做了老师,来到了这个学校,只不过已没有了当年的这些槐树。

学校的礼堂是我们孩子们玩耍的天堂,四周则是老师们的宿舍。最记得左上角的角落里,住着美术老师,果然和别的老师不一样,门口有个大大的屏风,上面是一副红梅图。老师们都住在学校里,离我们很近。老师们的炊烟、老师们的孩子的啼哭声伴随着我们朗朗的读书声。

我们小学只读5年,一个年级2个班,上午4节课,下午2节课,课后鲜有作业,回家都会分担大人们的家务。小学懵懂地就这样过完了。

这张小学毕业照中,时任校长是罗秀华校长

3

我在犀浦读初中

当时小学和初中合在一起,两列教室后,中间横亘着高出一米开外的建筑,上面有教师办公室和宿舍。进校门就是小学,绕过中间这些建筑,后面是一个操场,操场后面,有一条小河,从学校的围墙外穿进来,又从另一侧围墙穿出去。而河对面,有两列一排教室,都是初中的教室。度过一个有特大洪灾的暑假后,我读书的教室就在河对岸了。

那时初中有三个年级,每个年级有三个班。我有幸遇到了我的恩师刘老师和一大批认真努力的好老师,如杨老师、代老师等。我也因此逆袭,从小学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生,变成了一个优秀学生,初三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上高中,据说当年高中录取率仅有20%。

印象中,刘老师的语文课讲解激情澎湃,绘声绘色,每天都给我们安排有作文,当时感觉那么难,现在体会这么好。刘老师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她把教师生涯最青涩的一面都给了我们,我们见证了她从恋爱到结婚至生子。

杨老师的数学课则很严谨,最得意的是他总会提前给我布置任务。而代老师的课堂及时检测让我措手不及,终于懂得上课一定要专注,打不得一点马虎。陈老师上化学课燃烧金属镁的光亮让人惊叹不已,至今难忘。美术沈老师教我们画了一幅画,配了几句诗,感觉为什么那么简单却那么有意境呢。后来方知那几句是千古绝唱“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英语张老师,则是我们小学就认得的一个有双胞胎儿子的老师,最记得我们在初二时,她就让我们做了初三的毕业卷,当年我就能考60多分,更加自信了。

而每年刚开学时,老师们都会让我们把桌子凳子搬到河里去清洗干净,我们也会在体育课时,到这河里来玩耍。而当我成了老师,再回到学校时,这条河的水已严重污染,上面经常漂浮着白色垃圾。为了安全,学校加装了围栏。对于这河,还记得初一的一个植树节,学校发给每个班树苗,我们几个人负责种一株、管理一株。我们就是把树种在这河边的,我们看着自己亲手种的树苗慢慢长大,我们上初三的时候这些树已经能为我们遮荫了,很开心。

这张照片的时任校长是刘栋夫校长

4

我回犀浦当老师

10年后,当我再回到母校时,我是老师了。原来的礼堂,原来中间那突兀的建筑都没有了,连小学也没有了,变成了犀浦镇初级中学。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操场,一排乒乓球桌,两边是老师宿舍,当年种下的梧桐树已长得遮天盖日,掩映着后面一幢四层楼房。

全校三个年级,每个年级四五个班。变成楼房后,玻璃窗好明亮,不像读书时的瓦房木窗,冬天吹着好冷,用报纸糊了又好黑。学生们也由原来的走路上学变成大量骑自行车上学,学校有专门的自行车棚。

更神奇的是,原来的老师变成了我的同事,我们共同奋斗在犀浦镇中。又过了几年,学校来了一位新同事,她叫我老师,原来我的学生都大学毕业了。我的老师,我,我的学生,我们一起在奋斗着。

期间,老师的宿舍有了大变动,集资建楼房了,可惜我没轮上。虽然没轮上楼房,但原来的老宿舍退出来,我分到了一套有厨房、有客厅、有洗澡间、有院坝的住房,就在学校里面,距办公室仅有20来米。

这张照片是我的宝贝在家门口玩耍

这张照片是全体犀浦镇中老师合影,时任校长是赵洪校长。身后那些树,就是我们读初一时种下的梧桐

这张照片是我和我的初中老师杨老师同在一个办公室办公

学校地势低洼,有一次下大雨,学校被淹。这个球场,我和我的学生在这里打过蓝球,我在这个球场给他们上体育课

我和我的学生黄建华同学,看看我们简陋的乒乓桌,旁边就是我们的教师宿舍

5

我在犀实二十年

古语说:“自古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难道学校也这样?1999年,犀浦镇中和小学合并,变成现在的犀浦镇实验学校,简称犀实。在小学校园基础上,投资500万,在旁边建了一幢带钟楼的五层教学楼,由初中部使用。刚合校时,为便于管理,初中的教学时间由原来的45分钟一节课调整成40分钟一节课,初中部老师由最初的不适应到慢慢适应。

我们学校的钟楼因其高大而成为犀浦镇的一个地标。刚开始时,楼外就是农田,在楼上,可以看到菜花与麦田,闻到菜花的香味,乡村学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但随着时间推移,看到周边楼房一幢幢修起,犀实慢慢丧失了乡土气,四季的变化仅能从气温上感知了。

刚合校时,整个学校连个运动场都没有,不利于学生活动,于是学校不断扩建。渐渐地,我们有了运动场,有了餐厅,有了实验楼,有了教学三幢,有了学生公寓,最可喜的是有了教师集资房,我和我的家人终于住上窗明几净的可以有24小时热水的楼房了,此时距我回到学校刚好10个年头,我终于可以安居乐业了。

而教室内,也在悄悄地变化着。从有了电视机和投影仪到换上电脑加投影仪,现在已全部是电子白板,还有好几个智慧教室,每个教室更是配有高清摄影头。还有了专门的音乐室、微机室,化学、生物、物理实验室,有了图书室,有了大课厅,还有了教师休闲吧。

校园环境也在不断变化,越发漂亮了。一到下期开学,花儿像赶趟儿似的,一阵接着一阵,海棠、梨花、桃花、紫藤、樱花、柚子花等等等等,呵呵,快数不过来了。特别是樱花,每次盛开,都会引发老师们在朋友圈的霸屏。犀实人从这些花语中、从成熟的果实中读懂了四季。主打果实是梨子、枇杷和柚子,特别是柚子,最能刺激犀实人的神经,因为它持续时间最长,一直到冬至,柚子才全部下场。而这些变化,犀实人永远感恩他们的张洪校长。张校长最初是生物老师,他把自己的专业用在了学校建设中,给犀实留下一个异常美好的校园。

时间一晃就20个年头了,犀实经历了最初的范校长,到后来的赵校长、庞校长,两个张校长,何校长,到现今的蒋校长。他们都在犀实锻造,好几位升任为局长,所以民间有说法:“犀实是局长的摇篮”。在这些校长的带领下,在全犀实人的努力下,犀实的教学质量更是大踏步提升,引发学位空前紧张。初中最多的时候招了11个教学班,小学也是招到11个班。为缓冲教室压力,硬是把教学楼原来空的地方加装一个教师办公室出来。

而放眼校外,发现犀浦交通从原来只有一条成灌公路,到有了羊西线、沙西线,再到有动车,有地铁,有有轨电车。犀浦的街道从原来只有4条,大多是平房到现在多如牛毛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楼房,犀浦正走上城市化道路。

犀浦的学校,由原来的两所,变成很多所。四中成了一中犀浦校区,小学中学合并成犀实,新增犀外、树德博瑞和新兴、文武、春蕾等。更重要的是犀浦居然还有大学了,西南交大、纺专、中医大针灸学校。而有一次逛犀浦的永辉超市下来顿然感觉:犀浦俨然一个大都市。

犀实,名为乡村学校,实则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学校,它的高品质更是犀浦老百姓的福音。犀实还正在实施积极教育,创建幸福学校,相信未来的犀实会更加辉煌!

新办公室多明亮呀,办公桌宽大有抽屉,还有书柜呢

刚有了运动场,虽然杂草丛生,却是孩子们的乐园

相同的角度,运动场变成了塑胶跑道。没有泥泞,校园更干净整洁漂亮了

成长中的柚子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李长容(成都市郫都区犀浦镇实验学校中学一级教师)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温馨提示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