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wuyueqingsetian必须知道的气功原理——无为而无不为

   日期:2019-09-11 08:08:00     浏览:1    评论:0    

以有形调无形

以无形治有形

无法胜有法

法无定法

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不可思议的是什么?是“无为而无不为”。无为似乎是什么都不做,结果却是什么都可以做到。在这里,气功是无为而无不为的典范。你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每天坐上几十分钟,结果身体却变好了。这不是奇迹,而是无数人经历的事实了。

古都斯说过:“神奇并不违反自然,它违反的只是我们对自然的了解。”确实,自然界的一切都是符合规律的,气功现象也不例外,可它背后的规律是什么呢?让我们从系统科学的角度来解读一下。

“永动机”的争论大家都听说过,一些人根据宇宙中无数物质系统持续不断地运动认为永动机是存在的,而另外一些人则根据能量守恒的原理认为永动机不可能存在。现在的问题是,宇宙中众多物质系统是如何来保持持续不断的运动的呢?

对现代科学来说,这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因为西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原子说,它假定了空间的空无一物,这样一来,所有物质系统和空间的关系被割裂了,此时,所有物质系统只有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单调地走向灭亡。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宇宙中无数系统不仅长期秩序井然,而且还有大量物质系统不断从空间中产生。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西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错的!真实的空间如中国的气一元论所言,其实连续着统一的物质(气),而且这种物质并不是静止不动的,而是在不断地有序(阴)和无序(阳)变换中存在的,我们观察到的一切都是它的暂态有序结构,而看起来空无一物的空间则是它的无序状态。

理解了万物归一和空间中物质的不对称运动,那么物质系统秩序存在的原因就清楚了,所有物质系统其实都是在反抗周围物质的压迫中产生,又在反抗周围物质的压迫中发展壮大,最后又不得不在周围物质的压迫下走向衰退和灭亡。只是这种连续在空间中的统一物质的混沌状态不可观察罢了!所谓的“永动机”,不过是在反抗周围物质的不对称运动中获得了持续运动的能量,近代人观察不到物质系统对外在世界能量的吸收,以为是永运机,其实,根本不存在。

那是不是说人体可以从看不见的大自然变化中获得能量呢?答案是肯定的。大家都知道潮汐效应,随着自然变化,所有物体都有潮汐效应,但唯有水的潮汐效应最强,这就说明了水比其它物体可以更强烈地吸引大自然能量。人体的水和海水类似,这不仅体现在化学成分上,而且体现在整体所占的比重也类似,都是70%。显然,大自然可以通过作用于人体的水来影响人体。

现代科学早已告诉我们,水是一种特殊的分子,氢氧之间是靠氢氧键连接的,但此键并不强,一旦受到外在能量的作用,此键就会断裂,造成一个氢原子失去一个电子从水分子中游离出来,成为自由氢质子这种活化能量,而它将会破坏有机物之间的氢键,使有机物分解。幸运的是,人还有呼吸作用对氧的获得,它可以化合组织液中的自由氢质子,使有机物通过氢键重新组合起来,生物的新陈代谢就是通过氢氧之间的分离与化合来实现的。

一旦明白了人和自然的关系,就知道人完全是可以从大自然中获得能量的。但气功的科学原理是什么呢?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这样认为的,人有两种生活,一种是自然生活,一种是社会生活,你顺应了社会,社会就会优先支持你,使你不断发展壮大;你顺应了自然,大自然能量就会在人体有序汇聚,成为抗病免疫的重要力量。

很多人会问,我如何才能够顺应自然呢?原来,对应于人的两类生活,人也有两种意识状态,与自然生活相对应的是潜意识,古代称之为元神,它是帮助人顺应自然的;与社会生活对应的是显意识,古代称之为识神,它是用来帮助人顺应社会的。现代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只注重到了社会生活,却忽视了自然生活,你违背了自然,大自然就会惩罚你生病,天经地义,没有什么不合理的。相反,如果你抑制后天的显意识,请回先天的潜意识,或者说什么都不想,不再对身体指手画脚,身体就会自动地顺应自然,这是人先天的一种潜能。而气功就是这样一种手段。

显然,每一个人都从属于一个母系统,这个母系统中存在着一种无形无象的力量,它就是整体意志的一种体现,你抑制了自我,自觉地顺应它,它就会优先支持你,使你依赖整体的力量迅速发展壮大,这就是“无为而无不为”的本意。

素问·离合真邪论

黄帝问曰:余闻九针九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余尽通其意矣。经言气之盛衰,左右倾移。以上调下,以左调右。有余不足,补泻于荣输,余知之矣。此皆荣卫之倾移,虚实之所生,非邪气从外入于经也。余愿闻邪气之在经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

岐伯对曰:夫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脉。

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卒风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

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邪因而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其至也,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循循然。

其至寸口中手也,时大时小,大则邪至,小则平。其行无常处,在阴与阳,不可为度。从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

吸则内针,无令气忤。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候呼引针,呼尽乃去,大气皆出,故命曰泻。

帝曰:不足者补之,奈何?岐伯曰:必先扪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弹而怒之,抓而下之,通而取之,外引其门,以闭其神。呼尽内针,静以久留,以气至为故,如待所贵,不知日暮。其气以至,适而自护,候吸引针,气不得出,各在其处,推阖其门,令神气存,大气留止,故命曰补。

帝曰:候气奈何?岐伯曰:夫邪去络,入于经也,舍于血脉之中,其寒温未相得,如涌波之起也,时来时去,故不常在。

故曰:方其来也,必按而止之,止而取之,无逢其冲而泻之。

真气者,经气也,经气太虚,故曰其来不可逢,此之谓也。

故曰:候邪不审,大气已过,泻之则真气脱,脱则不复,邪气复至,而病益蓄。故曰其往不可追,此之谓也。

不可挂以发者,待邪之至时而发针泻矣。若先若后者,血气已尽,其病不可下。故曰:知其可取如发机,不知其取如扣椎。故曰:知机道者不可挂以发,不知机者扣之不发,此之谓也。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此攻邪也。疾出以去盛血,而复其真气。

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处也。推之则前,引之则止,逆而刺之,温血也。刺出其血,其病立已。

帝曰:善。然真邪以合,波陇不起,候之奈何?岐伯曰:审扪循三部九候之盛虚而调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减者,审其病脏以期之。

不知三部者,阴阳不别,天地不分;地以候地,天以候天,人以候人。调之中府,以定三部,故曰刺不知三部九候病脉之处,虽有大过且至,工不能禁也。

诛罚无过,命曰大惑,反乱大经,真不可复,用实为虚,以邪为真,用针无义,反为气贼。夺人正气,以从为为逆,荣卫散乱,真气已失。邪独内着,绝人长命,予人天殃,不知三部九候,故不能久长。

因不知合之四时五行,因加相胜,释邪攻正,绝人长命。

邪之新客来也未有定处,推之则前,引之则止,逢而泻之,其病立已。

素问·气府论

足太阳脉气所发者七十八穴:两眉头各一,入发至项三寸半,傍五,相去三寸,其浮气在皮中者凡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项中大筋两傍各一,风府两傍各一,侠背以下至尻尾二十一节,十五间各一,五藏之俞各五,六府之俞各六,委中以下至足小指傍各六俞。

足少阳脉气所发者六十二穴:两角上各二,直目上发际内各五,耳前角上各一,耳前角下各一,锐发下各一,客主人各一,耳后陷中各一,下关各一,耳下牙车之后各一,缺盆各一,掖下三寸,胁下至胠,八间各一,髀枢中傍各一,膝以下至足小指次指各六俞。

足阳明脉气所发者六十八穴:额颅发际傍各三,面鼽骨空各一,大迎之骨空各一,人迎各一,缺盆外骨空各一,膺中骨间各一,侠鸠尾之外,当乳下三寸,侠胃脘各五,侠齐广三寸各三,下齐二寸侠之各三。气街动脉各一,伏菟上各一,三里以下至足中指各八俞,分之所在穴空。

手太阳脉气所发者三十六穴:目内眥各一,目外眥各一,鼽骨下各一,耳郭上各一,耳中各一,巨骨穴各一,曲掖上骨穴各一,柱骨上陷者各一,上天窗四寸各一,肩解各一,肩解下三寸各一,肘以下至手小指本各六俞。

手阳明脉气所发者二十二穴:鼻空外廉、项上各二,大迎骨空各一,柱骨之会各一,髃骨之会各一,肘以下至手大指次指本各六俞。

手少阳脉气所发者三十二穴:鼽骨下各一,眉后各一,角上各一,下完骨后各一,项中足太阳之前各一,侠扶突各一,肩贞各一,肩贞下三寸分间各一,肘以下至手小指次指本各六俞。

督脉气所发者二十八穴:项中央二,发际后中八,面中三,大椎以下至尻尾及傍十五穴,至骶下凡二十一节,脊椎法也。任脉之气所发者二十八穴:喉中央二,膺中骨陷中各一,鸠尾下三寸,胃脘五寸,胃脘以下至横骨六寸半一,腹脉法也。下阴别一,目下各一,下唇一,龂交一。

冲脉气所发者二十二穴:侠鸠尾外各半寸至齐寸一,侠齐下傍各五分至横骨寸一,腹脉法也。

足少阴舌下,厥阴毛中急脉各一,手少阴各一,阴阳蹻各一,手足诸鱼际脉气所发者,凡三百六十五穴也。

素问·气穴论

黄帝问曰:余闻气穴三百六十五,以应一岁,未知其所,愿卒闻之。

岐伯稽首再拜对曰:窘乎哉问也!其非圣帝,孰能穷其道焉!因请溢意尽言其处。

帝捧手逡巡而却曰:夫子之开余道也,目未见其处,耳未闻其数,而目以明,耳以聪矣。

岐伯曰:此所谓圣人易语,良马易御也。

帝曰:余非圣人之易语也,世言真数开人意,今余所访问者真数,发蒙解惑,未足以论也。然余愿闻夫子溢志尽言其处,令解其意,请藏之金匮,不敢复出。

岐伯再拜而起曰:臣请言之,背与心相控而痛,所治天突与十椎及上纪,上纪者,胃脘也,下纪者,关元也。背胸邪系阴阳左右,如此其病前后痛濇,胸胁痛而不得息,不得卧,上气短气偏痛,脉满起,斜出尻脉,络胸胁支心贯鬲,上肩加天突,斜下肩交十椎下。

藏俞五十穴,府俞七十二穴,热俞五十九穴,水俞五十七穴,头上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穴,中两傍各五,凡十穴,大椎上两傍各一,凡二穴,目瞳子浮白二穴,两髀厌分中二穴,犊鼻二穴,耳中多所闻二穴,眉本二穴,完骨二穴,顶中央一穴,枕骨二穴,上关二穴,大迎二穴,下关二穴,天柱二穴,巨虚上下廉四穴,曲牙二穴,天突一穴,天府二穴,天牖二穴,扶突二穴,天窗二穴,肩解二穴,关元一穴,委阳二穴,肩贞二穴,瘖门一穴,齐一穴,胸俞十二穴,背俞二穴,膺俞十二穴,分肉二穴,踝上横二穴,阴阳蹻四穴,水俞在诸分,热俞在气穴,寒热俞在两骸厌中二穴,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凡三百六十五穴,针之所由行也。

帝曰:余已知气穴之处,游针之居,愿闻孙络谿谷,亦有所应乎?

岐伯曰:孙络三百六十五穴会,亦以应一岁,以溢奇邪,以通荣卫,荣卫稽留,卫散荣溢,气竭血著,外为发热,内为少气,疾泻无怠,以通荣卫,见而泻之,无问所会。

帝曰:善。愿闻谿谷之会也。

岐伯曰:肉之大会为谷,肉之小会为谿,肉分之间,谿谷之会,以行荣卫,以会大气。邪溢气壅,脉热肉败荣卫不行,必将为脓,内销骨髓,外破大膕,留于节湊,必将为败。积寒留舍,荣卫不居,卷肉缩筋,肋肘不得伸,内为骨痹,外为不仁,命曰不足,大寒留于谿谷也。谿谷三百六十五穴会,亦应一岁,其小痹淫溢,循脉往来,微针所及,与法相同。

帝乃辟左右而起,再拜曰:今日发蒙解惑,藏之金匮,不敢复出,乃藏之金兰之室,署曰气穴所在。

岐伯曰:孙络之脉别经者,其血盛而当泻者,亦三百六十五脉,并注于络,传注十二络脉,非独十四络脉也,内解泻于中者十脉。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我们旨在分享,如有侵权请留言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温馨提示:

本平台分享健康图文信息

仅供大家参考学习并交流

此文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请在医师指导下操作使用

本文由灵素馆整理发布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违规举报